北京刑事律师

联系电话:
010-58464062133-8149-3705
北京刑事律师于增华

赌博引发的绑架案

赌博引发的绑架案

 

【案情介绍】

200861920时许,任某等人在某游艺城玩“百家乐”游戏机赌博时,赌博机发生故障,任某等人与店方交涉获得赔偿。夏某、高某闻讯后赶至现场,并以此次故障系人为、游艺城诈赌为由趁机勒索店方。夏某指使同伙强行将该店工作人员郭某带离游艺城,将郭先后带至附近伊加伊餐厅和一小饭馆,次日4时许,夏某指使同伙将郭某带到今洲宾馆看管。期间,高某自行至宾馆了解郭某联系赎金的进展情况。夏某则通过电话联系郭铁的朋友,以郭的人身安全相威胁要求对方支付赎金人民币10万元,之后双方约定为3万元。当日8时许,夏、高等人在取得3万元赎金后将郭铁释放,并共同分赃。

 

【各方意见】

法院一审判决认为,夏某、高某伙同他人以勒索财物为目的绑架他人,其行为均已构成绑架罪,其中,夏系主犯、又系累犯,高系从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九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对夏辉以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对高刚以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对此,双方提出了上诉,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判定罪量刑本无不当,但在二审审理过程中,《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七)》施行,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下称《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绑架罪的法定刑进行修改。二审适用修正后的《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分别对两原审被告人的刑期予以改判,对夏辉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对高刚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抗诉提出,夏、高作案动机恶劣,为谋取非法利益,组织实施和积极参与绑架犯罪,勒索他人财物既遂且数额巨大,二审判决以“被害人郭铁所受拘禁时间不长、所遭受的暴力程度较轻、人身现实危害不大、收到赎金后立即释放被绑架人”等为由,对夏辉、高刚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七)》绑架犯罪“情节较轻”,并据此改判与事实不符,原生效判决确有错误。

夏某及其绑架罪辩护律师认为夏受人推举与游艺城工作人员谈判,无绑架故意和行为,原判定性不当。

高刚及绑架罪辩护律师辩称高刚没有绑架故意和行为,参与此事系为讨要之前在游艺城被骗的钱款。

对此,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审被告人夏某、高某在获悉游艺城的客人和店方发生索赔纠纷后,才赶到现场,与游艺城和在场顾客之间的纠纷并无关系,两人以游艺城诈赌为由借机敲诈,主观上具有勒索财物的目的。现场勒索未成之后,两人又指使、伙同他人挟持、扣押游艺城工作人员郭铁,将郭拘禁于今洲宾馆,以郭为人质,胁迫郭的朋友交付赎金,客观上实施了绑架的行为。夏辉及其辩护人关于系受他人推举为代表与游艺城工作人员谈判的辩解无证据证实,不予采信。高刚及其辩护人称高没有犯罪故意和行为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原一、二审判决认为夏、高的行为已构成绑架罪,定性准确。本案中,夏某等人勒索赎金达人民币3万元,数额巨大,被害人郭某从凌晨起被夏辉等人挟持直至当日上午830分许被释放,被扣押拘禁时间长达8小时,且在被绑架过程中遭受暴力侵害,造成脸部受伤。故原二审判决以“被害人所受拘禁时间不长,所受暴力程度较轻,本案人身现实危害不大,收到赎金后立即释放被绑架人”等为由,对本案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七)》绑架犯罪“情节较轻”的规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应予纠正。本案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第一款中“以勒索财物为目的绑架他人,或者绑架他人作为人质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的规定量刑。检察院认为本案不适用绑架犯罪“情节较轻”的抗诉意见,应予采纳。夏某在犯罪中系主犯,又系累犯,依法应从重处罚。鉴于高某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依法可减轻处罚。原二审判决对高某以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与其在犯罪中的作用、地位相适应,并无不当。

 

【裁判结果】

被告人夏某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高某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参考,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本站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本站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